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
原创文学网(htwxw.com)
辉坛文学网-有奖征文,原创文学网征文
心情说说
  • 外珂亦聲 说:敬请管理员审核!!!
  • 外珂亦聲 说:厚德载物!!!
  • ude816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思源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元苑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恩宇 说:呵呵!!!
  • 寒千古 说:【西江月】 入月仲秋兴庆,玉盘静注吾窗。借芒明月夜!!!
  • 清香荷韵 说:大家好,我是清香荷韵!!!!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胸无识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原创首发】:七三一 第二十六章两个军医恶魔

时间:2017-11-26 12:37来源:辉坛-原创文学网 作者:边江 点击: 次 -[收藏本文]



田中英雄亲自拿起雪亮的匕首,对山口说:“你注意他。”

以就在这时,这个被打破后脑勺的中国男人,有29岁,被脱光衣服后就死了。

田中英雄看了看中国男人的强健光滑的肚皮,他以为他没有死,不忘提醒山口,说:

“把他按好。”他认为等会一下刀,这男人就会挣扎,这样,他就做不成。

“嗨!”山口回答。

然后,田中英雄用右手的拇指食指握紧匕首,此时,他再以不用装老实的日本人了,他嘴皮抿紧,从死去不久的男人的剑突((医学用语)开始,从他略挺的胸部侧下略鼓露的一根根胸肋骨往他胸部中间而下斜斜光滑非常性感的肚皮上放下,他一使力,刀尖就往这个男人光滑的肚皮往里窝下些,然后从他的上肚皮划到他的小肚皮,肚皮中间有一细条呈”1”字形流血的伤口。

然后,田中又在这个男人的肚皮上,从左边往这男人肚皮上的腹肌,剔开一点皮。就对山口说:“你把他肚囊皮帮我拿稳,我好割开。”

“嗨!”

然后,山口用手拿稳这男人被割开些的肚皮上的皮,这时,手指上已经沾有血迹的田中,用匕首沿着这男人肚皮的左侧,割皮般地,往这个男人的左侧肚皮至他腰间,如剔皮,又像他切割胶皮一样,把这男人左侧的肚皮腹肌割脱,

,此时,这男人被割开的左侧腹肌,露出了红殷殷的润泽透着油亮的胃,和其周围交接般乳白色的筋脉以及如地图线条般的富有弹性的血管,从胃大弯和胃小弯(医学用语)下面伸进又向下小肚皮里连接。

“把胃抬起,我把它割下来。”田中英雄说。

“嗯。”

然后,山口用沾着不少鲜红透亮血迹的双手,放进这男人血糊糊的肚皮里,像捧一块肉般,把这男人如鼓囊的胃略抬起,然后,田中英雄就把身子和他冷酷的如冻肉般的脸,略斜一下,把他带血的左手,伸入男人肚皮里往胸上些在食管和胃管连接处,从山口捧起的这男人胃下的胃管和食管处切断,然后,山口就双手捧着有些实重软滑猩红色温热的胃,从中国壮实男人的肚皮里拿出来,放在木板上。

此时,在中国男人的肚皮里,就像挖过泥土和石子的紫红色土坑一样。

田中英雄就从这个中国男人被划开的肚皮里,取出了米黄色的肝脏和红色的胃,放进一个在木台下的桶里。

接下来,他拿稳沾有鲜红血迹的匕首和捏住沾有块状点状的右手指关节是血的右手,放在这男人经脉交叉环绕和红中夹着荀白的血糊糊的肚皮下些,因为小肚皮还没有剖开。

然后,田中英雄把手术刀再次沿着中国男人的小肚皮往下,很有力道地划向这个男人膀胱(医学用语)处。对山口说:

“把他的腹肌捏住。”

之后,山口就伸出手背和手心是零散血迹的双手,拿稳中国男人被田中割开些的腹肌,田中就把手术刀在这个男人的肚囊皮和连接的白色筋脉和薄薄的小肚皮下的肉之间,在发出“刷刷刷”的如割皮般的声响,一会,男人的小肚皮就忽地全敞开了。你能看见:他白花花的卷曲在小肚皮里的小肠和沿着小肚皮的边缘,围绕着盘在中间的小肠过来些的诺白色胀鼓鼓的大肠。

然后,山口就伸出双手把中国男人小肚皮里的小肠连接十二指肠这一段捧起些,田中英雄就低下脸,把这一处切断,然后,山口就从一些血红莹莹和乳白色交叉的筋脉,像烂泥土坑一样的小肚皮里,起捧一团还在往下滴血的肠子,放在下面的木桶里……

待续

这后,两人又把这个30岁体大壮实男人的丰满富有弹性的胸部剖开,取出跳动猩红色的心脏和鲜亮透红的心肺。之后,把这个男人的五脏六腑都清空了,就用一个铁钩,把他的嘴钩住,两人把从这男人剖开而掏空的血淋淋的胸部和肝肠等清空的红殷殷的肚皮,从木台上抬起,到一个放在阴暗房子靠灰墙下的一直烧着的炉子上,挂在上面一根铁管上吊着;并加些碳上去。田中英雄打开接到炉子孔口里的小鼓风机的电源,鼓风机嗡嗡地响,炉子上冒起小火。不久,炭火飘到吊在上面这男人胸腹中间一道血红创面“1”字形下的光脚下,以及有几股细细的血顺着这男人光裸的腿脚滴进熊熊的火里。等了很久,山口觉得这样不行。

说:“田中班长,这样烤不行。”

“为什么?”

“炉子太小,烤不到这个马路大的上身。”

“那怎么办?”

看到田中英雄非常失望的脸。山口就问他:“你不是吃过吗?”

“那是我的部下三船君,高桥君干的。”

“你怎么没有干?”

“我不知道。那天我休假,要吃晚饭了,三船君跑来告诉我,他俩把一个挺肥的支那男人杀了,烤熟了,喊我马上去品尝烤人肉,说香得很!我就去了。”

听到这里,山口把他的短脚在地上一跺。两人就沉默了。过了两分钟,山口就想到位于本部偏北的焚尸炉,马上就想出一个办法。说:

微信搜索:辉坛文学,每晚八点,有声原创,不见不散!扫描关注吧!

 





分享到:
请点击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让更多人阅读!


此文甚好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 :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边江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辉坛六级 辉坛积分:5920 分 辉坛金币:6323 枚 注册时间:2015-10-11 19:10 最后登录:2017-11-25 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