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忘记密码?
注册帐号 在线排版 加入收藏 网站导航 TAG标签
原创文学网(htwxw.com)
辉坛文学网-有奖征文,原创文学网征文
心情说说
  • 孙国芳 说:近年来,为了锻炼身体,磨励意志,我坚持步行上下班,!!!
  • 简小白 说:写心中所想!!!
  • 罗春芹 说:奋发图强!!!
  • weiqiao1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拾贰 说:又见陌上花开 你问我,还记不记得 当年那个着春衫的少!!!
  • 苏希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ude816 说:请输入心情内容!!!
  • 清风邀月 说:沙漠里的玫瑰 文/清风邀月 黄沙漫卷掩不住你夺目的鲜!!!
  • 缘梦 说:大家好!!!
  • 婼煕 说: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给死人的!!!!

【原创首发】:老师,你在哪里?

时间:2018-02-13 21:07来源:辉坛-原创文学网 作者:沙金 点击: 次 -[收藏本文]



【小说】
 
老师,你在哪里?
 
沙金
 
林强大学毕业后,到了专业对口的私营药业公司打工。帮了老板十年后,开始自己办药业公司,不知不觉,自己当老板都有十五六年了。到现在,公司的规模还算不错,算不上是很大的公司,但也有二百多号员工,年产值六七千万,应该算事业有成了。
 
林强一直以来就有个心愿,但是,早年忙高考忙读书,读了书忙工作忙成家,忙供养小孩,有了条件忙创业,那就更是忙得一塌糊涂了,这个心愿,就一直没有机会去兑现。现在,自己的公司从创办到现在,已经十几年,运作走上了正轨,很多具体事再也不必亲历亲为了,更而且,自己的孩子在国外读了大学,已经在国外深造了,只等合适时回来接班,家庭没有了负担,事业上也可以松口气了。于是,这个心愿,近半年来,就越来越让他梦魂萦绕。
 
这是一个什么心愿呢?
 
林强的姐姐大他很多岁,早就出嫁了。父亲因操劳,因贫困,五十几岁就病逝了。父亲临终时,嘱托林强:“强儿,你娃娃一辈子都要把吴老师当亲娘老子看哦!”母亲刚满六十,也去世了,母亲临终时也嘱托林强:“强儿,妈走了,你要一辈子把吴老师当妈孝敬哟!”
 
孝敬吴老师,就是林强几十年的心愿。
 
而今,不但自己能对公司的事情部分放手了,能抽得出时间,也因依稀记得,吴老师就在这一年把,应该快满八十了,就想找到吴老师,好好为吴老师做个八十大寿,心里才会安然。
 
吴老师,您一定还很健康吧?现在好些八十岁的老人,还跳广场舞,还骑摩托玩电马儿,还到处钓鱼呢,您也跳广场舞吗?
 
不知怎的,林强对吴老师的思念,近几日越来越强烈,就和妻子商量:“丽娟,我多次给你说起过的那件事,干脆就在这几天,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一下,我们花个十天八天的,去找找吴老师,给她老人家做个大寿。”
 
林强的妻子叫王丽娟,是他的大学同学,也很能干,他这个药业公司,可有她一半的功劳呢,所以两人一直相敬如宾,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吧,林强这个老板当到这个份儿上了,也没有去玩小姐养小三。王丽娟就随口说:“还不知道吴老师是不是今年满八十呢?”
 
林强说:“我们尽的是孝道,不管是今年明年,还是后年,总之找到吴老师后,我们给她老人家做个八十大寿便是。”
 
王丽娟说:“听你那么说,吴老师可能现在都还没个固定住处,我们现在有的是条件了,还不如把她老人家接到省城来,不仅给她祝寿,干脆就接来住在我们家里,岂不是更敬孝?”
 
“好好,你这个主意提得很有才!我也有这个意思。”林强打趣道。
 
于是,两口子就召集公司高层开了个会,安排了近期工作,当众宣布了近期工作由副总经理全权负责,就放放心心地开上大奔,走上了寻师之旅。
 
省城离老家,就半天车程。
 
车刚出城,林强因心事重重,就叫妻子开车。
 
一路上,林强回想起当年在老家镇上读初八一级的三年,语文老师、班主任吴韵竹教他的朝朝暮暮来。
 
那时农村的行政建制是县、区、乡三级,老家所在的乡,是区所在地那个乡,虽然那时各乡学校都是初中小学混合在一起的,但区所在乡的学校就比较大,所以,其他乡的教师都以能调到区所在地学校为荣呢。
 
那时就已离五十岁不远的吴韵竹,还算是初中里的顶梁柱,所以尽管她年龄偏大,身体不好,学校还是让她既教主科又当班主任,还要带个教研组长。不过,相比反右、四清和文革中老在遭批斗,这毕竟还算是重用,所以吴老师一直都兢兢业业,从不抱怨工作担子重了。
 
吴老师教的八一级一班,是从初一到初三的。林强那时不仅年龄小,个子也小,简直就是个小不点儿。那三年,林强至今记忆犹新的是,老师们阅作业都大同小异,但阅作文,区别就大了,不少老师是打勾,划叉,给分,学生作文好在哪,坏在哪,全不知道。可吴老师给他们阅的每篇作文,别说谋篇布局、结构、语句和用词了,就是标点错了,都要用红笔批注上错在哪里,为什么错,应该怎样用才正确!一个班五六十个学生呢,阅一次作文,要写多少批语啊!
 
那三年里,到了第二年,林强的成绩就很快降到了倒数第一。因为,他只认真听语文课,准确地说,他只听作文课!那他干啥呢?偷着看小说!那年头流行福尔摩斯和武侠小说,林强不爱看琼瑶,可对那两类就着了迷,而且他人小鬼大,不但科任老师不知道他偷看小说,连一向对学生十分严格的吴老师,都没发觉过他在偷看小说。
 
林强一想到那时的老师,那么低的待遇,却都非常认真教学,而那时对教师的比点子考核,还并不像以后那样登峰造极,老师们教好教差,无非就是排课上有区别,教得差的反而还轻松些,完全没必要那么认真的,但却大都对学生要求很严,恨不得个个学生都是尖子。而且,那时是绝对没有学生家长给老师送个烟啊酒啥的,送信封就更是闻所未闻。他联想到他的儿子读书那些年,不但费用一年比一年高,老师收受学生家长的好处不但蔚然成风,逢教师节,老师还明着号召学生给老师送礼呢!而且这个礼,不能是请吃饭,不能送物品,必须是送钱!谁要是不懂事,给老师送束鲜花,那就真是把鲜花插到牛粪上去了!想到这里,林强真后悔初中三年,遇上了吴老师他们那批好老师,自己却在偷着看小说!
 
大奔出了省道,拐进了乡道,再翻几个垭口,就到老家了。
 
林强事先也准备了一下,顺便到老家看看,到爹妈坟头烧点纸,上柱香。
 
走在乡道上,林强还在继续回忆。他因长期偷看小说,初中毕业会考,不但考了个倒数第一,而且总分不到两百分,英语才考了十分!要不是他的作文得分高,连语文都考不及格!那时,初中很流行补习,每届毕业班里的补习生,恐怕不止占四分之一吧,甚至还有连补三四年的,不考上学跳出农坑,就决不罢休!
 
考一百多分的林强,当然是啥都考不起了。
 
但他人那么小,他爹妈又只养了他姐弟两个,现在就他一个小幺儿,不读书能干啥?只能选择补习。但是,他那成绩,不管爹妈去怎样求情,学校就是不收啊,因为他的考分离学校定的补习线,相差太远了!
 
林强清楚地记得,到八一年秋季开校前,也就是八月二十九、三十号那几天,他每天都去学校求老师,求校长,想插班到八二级补习初三,可学校就是不收!他报不到名,出了校门,在校门外伤伤心心地哭,正碰上前来办理调动手续的吴韵竹老师。
 
吴老师见他在伤心哭泣,就问他:“林强,你不去报名补习,在这里哭啥?”
 
林强见了吴老师,心想考个倒数第一,没脸见到教了他三年的吴老师,就想扭身躲开。
 
吴老师叫住林强:“你怎么的?见了我躲啥呢?快进去报名啊!你这么小个人,不读书咋行呢?”
 
林强这才哭着说:“我的考分,距补习分数线太远,报不到名,学校说啥都不收我,呜呜……”
 
吴老师就想,这小孩的作文写得很好,能写一手好作文,这就是基础,如果给他机会,也许能够提高成绩,就说:“林强,这样好不好?洪山乡修了新初中,这学期要和小学分开单设,那边调我过去接毕业班,就是教八二级的初三,你可以到洪山初中我班上来读嘛。”
 
林强一听就破涕为笑了,说:“那好哇,我又可以在您班上读了!”
 
吴老师说:“这里到洪山乡,有四十几里地,远着呢,你必须回去征得你爸妈同意才行。这样,你今天回去告诉家里,要是要过来读,明天就直接到洪山初中来找我。”
 
第二天,林强的爹就骑自行车把林强送到了洪山初中,并给吴老师送了一只母鸡,但无论如何,吴老师就是不收,最后只好把鸡带了回去……
 
林强夫妇到了老屋,把车停在泥土院坝里,看着无人住的土胚墙瓦房,满是树叶蛛网,一派苍凉,不禁想起了苦累一生却早逝的爹妈,一个大男人,大老板,竟流下了眼泪。
 
两人打开后备箱,取出香烛纸钱,到爹妈坟前上了香,见已半下午了,就开车到县城里住了一晚上。
 
吃过晚饭,住进宾馆,林强给妻子详细讲起了当年吴老师改变了他人生的事情:“以前忙,没给你细说过,你只晓得有这回事。今晚清闲,我给你好好讲讲。”
 
“那好啊,我也想听听呢。”
 
“那年开校,我到了洪山初中,因学校建修还没收尾,食堂和宿舍还没完工,老师学生都还没有住处,本乡的老师和学生就回家吃住。学校给外地老师找的是临时住宿,吴老师就一天三顿把我的饭煮着,晚上在教室里拼四张课桌就是床,好在初秋并不是很冷,可吴老师怕我着凉,每晚上都要亲自给我铺床,嘱咐我盖好被子。这样过了一个月,学校的食堂才开伙,师生都才有宿舍住,吴老师这才不用照顾我的食宿。”
 
“那你给不给吴老师付伙食费呢?”
 
“应该给啊,可根本就给不脱,后来好说歹说,我爸才送脱了几把干面。”
 
“那你到洪山,成绩就好了?”
 
“开始也不好,但吴老师要求我很严,我根本就没法再偷看小说了,但我也下决心不再偷看了,因为去本乡初中补习,连名都报不到了嘛。说来好笑,那时不懂事,我还暗中给同学说过:吴老师太可恶了,每天一大早就强迫我背英语!但期中测验,我竟然把英语考及格了!在六十人的班上,排上了倒数二十名,一下子上升了十九个位次呢!也就有信心了,后来一次比一次考得好,考高中时,连英语都是超了及格线的,所以才考上了县重点高中,也才能顺利地考起了医科大学的。”
 
“哈哈哈,看来,你以前还真是个顶级坏学生哇!”王丽娟伸手揪了丈夫一下,大笑道。
 
林强也笑了,接着说:“唉,要换了现在的老师,遇到那种情况,还不知道要勒索我家多少钱呢,可我家那阵特别穷啊,一勒索,我就又会读不成书了,现在的一切就都没有了!”
 
“是的,与吴老师和那个年代的所有老师相比,现在简直就是没有老师!”王丽娟愤愤地说,“我们自己的孩子花不少冤枉钱,就不说了,公司杨会计的女儿,在初中里还不是也要受宰,她女儿并不是差生啊,本来就成绩很好,可老师给她打电话,你猜老师怎么说?你女儿还有提升的空间哦,要弄来补课哟,否则成绩就会下降的!补一个周末,一个学生收六百!你不补吧,在班上要受暗气,而且课堂上故意不给学生讲懂,要想听懂,必须补课!这阵有些老师,叫啥玩意儿啊!”。
 
“好了,睡吧,明天还要去洪山。”
 
第二天吃过早饭,林强特意买了点儿老年人吃的营养品,就驱车直奔洪山乡。因在外多年了,路径只还依稀记得,林强不得不打开了导航。
 
那个年月,没什么电话、微信,异地联系全靠邮局寄信。所以,这么多年来,和吴老师一直处于无联系状态,林强就只能直接到洪山初中去找老师。
 
约上午九点,林强二人到了洪山。
 
与所有乡镇一样,洪山的街道也扩大了几倍,以前初中离街上,能有一公里,现在都已经在街道尽头了。把车停到校门口,但见学校也扩大了,比当年多了一栋两个单元的教师楼,还多了一栋教学楼,当年自己住的那排老式学生楼,都旧得成了文物了,而看上去正在上课的学生,好像还没当年多。
 
进到学校办公室里,林强向现任校长说明了来意,校长说:“你说的这个老师,我都没听说过呢。”
 
林强想,也是,年轻校长哪知道吴老师呢?就问校长:“那你们学校,最年长的老师还有没有?”
 
校长就打手机叫来一个老教师,问:“唐老师,你知不知道以前有个吴韵竹老师?”
 
这个唐老师,因快退休了,学校给他排的课很少,其实就是在闲着等退休。他听了后,想了好久,才说:“哦,想起来了,我到这个学校时,听说过这么个老师,但是我来以前,就又调走了。”
 
林强就赶紧问:“唐老师,那你知道调到哪儿去了吗?”
 
唐老师又想了一会儿,说:“好像是调到东路新安乡初中去了,其他就不知道了。”
 
“谢谢!”林强道过谢,走出校门来,两人上到车里,调过头缓缓地开着,下意识地把导航设到了新安乡初中,就驱车跟着导航而去。
 
路上,林强这才回想起,还在读八一级时,在学校里好像听到人议论过吴老师,那时没引起注意,现在倒是回想起来了。他听说,吴老师从一解放就教书了,开始教书才十几岁呢,她家是大地主,父亲是被镇压了的,她的丈夫,据说也是地主子女,在银行工作,反右那阵就死了,所以她是一个“老运动员”,就是一有政治运动,她就要挨批斗。她丈夫死得早,只养了一个女儿,因成份不好,为了让女儿活得开心一点,她就托熟人介绍到外省嫁了,以为嫁远点儿,就没人知道是地主后代了。但她女儿家境不好,吴老师一直都要寄钱补贴她女儿。哦,读初二时,她女儿好像来看过一次吴老师,确实穿得很破旧……啊?!吴老师退休后,一直是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呀!老师,您现在怎样了?过得还好吗?您那阵工资那么低,但涨到现在,也应该有三千多退休金了吧?您可要吃好一点哟!您一定还健旺吧?
 
越想念老师,林强就越觉得车走得慢。其实,县道虽然不如高速路,可也是油路,车跑得并不慢呢。
 
这个新安乡,是本县东路山区深处的一个乡,也不知当年教育部门为什么要把一个年迈的老教师往深山沟里调!
 
到了新安,都中午了,学校的人也都下班吃午饭了,林强二人就到场镇上,找了一个干净点儿的餐馆,吃了午饭,又躺到车里休息了一会儿,听上课铃声响了,这才来到学校里。
 
可是一打听,还是谁都不知道曾经有个吴韵竹。
 
校长是个年轻人,更不知道,就叫林强去问问门卫,因门卫是个五十多岁的人,有可能知道。
 
林强就来到门卫室,给门卫敬上烟,点燃,问:“老师傅,您知道往年有个吴韵竹老师吗?”
 
门卫说:“我是九八年才调过来守校门的,不晓得。不过,我给你指一个人,他肯定晓得。”
 
林强忙问:“谁?快告诉我!”
 
门卫说:“你上街去,街场口有个小区,你到小区去找一个叫许魁的退休教师,他退休后,在小区买了房子,退休后这些年,就在新安定居了,他一准知道。”
 
“谢谢,谢谢!”林强再给门卫发了支烟。
 
二人驱车找到小区,到门口一问,果然很快就见到了许魁老师。
 
这个许魁,儿子儿媳都在本场镇做电器生意。小区才修好那阵,才八百元一平米,他不愿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就用全部积蓄,再叫儿子补了一点,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退休后在新安安度晚年了。林强觉得,许老师还是幸福的,但愿吴老师也住在这个小区里啊!
 
许魁听说是吴韵竹当年的学生来找老师了,心里很高兴,把二人请到他家里,在客厅坐下,还沏上茶,这才慢慢告诉二人:“我是八八年到新安初中工作的,而吴韵竹老师八五年就调到了新安初中。我们没联手教过书,不过在一个学校,我还是熟悉她的。她身体很差,但教学特别负责,学生娃娃们都很喜欢她。我所知道,她从来没有家人亲戚来过学校,过得很孤苦。她是九五年退的休,退休后,学校就一直催她腾寝室,她没地方住,先在街上租了间房子住。但后来听说,她嫌房租高了,就到离街两三里的乡下,去租了一间农民的房子住下来。唉,也是,那时工资才几个钱啊,像吴老师,退休越早,退休金越低,听说她还要攒钱给她女儿寄去,乡下租房,每月能省几十元呢,所以她就一直住在乡下……”
 
林强听得心急,打断许魁的话,问:“许老师,那他现在还在乡下住吗?请您告诉我在哪儿,我们去找她!”
 
许魁说:“唉,吴老师身体太差了,退休后,时不时看到她病恹恹地慢慢往医院走,熬到九五年,她就病逝了……”
 
“啊!啥?”林强两口子都惊呆了。
 
许魁音调哀伤地说:“吴老师病逝那年,才六十一岁呢!你们看我,七十几岁了,我应该比吴老师小不了几岁,我现在多健康?我还骑电瓶车赶县城呢!说到吴老师病逝,谁听了都会悲伤。她住在老乡家里,可能是自知不行了,怕死在老乡家里对老乡不好,临死前就走出来,直到有人在大路边发现她的尸体,因为认识她,就报告了学校,这才由学校通知殡仪馆的人来拉走的……”许魁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林强和王丽娟都听得呆住了,感觉大脑一片空白,而两人脸上都挂满了泪水……临行时,林强把给吴老师买的营养品送给了许老师。
 
林强无法对改变他人生的恩师尽孝了,没有办法,只好回去再做了一块牌位,和他的生身父母放在一起。
 

微信搜索:辉坛文学,每晚八点,有声原创,不见不散!扫描关注吧!

 





分享到:
请点击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让更多人阅读!


此文甚好
(0)
0%
踩一下
(0)
0%

标签(Tag) :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沙金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辉坛五级 辉坛积分:2280 分 辉坛金币:2322 枚 注册时间:2017-07-05 10:07 最后登录:2018-02-13 11:02